脸,低着头,半晌才说:“殷奶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陆镇眼看着不忍心,他试着去找了方静云。
陆镇也被气到了,封红包这是一个传统,他把红包当面拆开也是希望静云高兴,封得多说明他妈妈对静云的重视,可没想到静云就这么撕了,他站在那里说:“方静云,你疯了。”
陆镇一听她这话马上又把她死死的抱在怀里,他哽咽着说:“静云,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不要离开我。”
陆镇又有点想抽烟,浑身摸来摸去,看一看远处的护士,最后还是只好作罢。 
陆镇这才慌乱的走开了去,一旁有个年轻女孩子看他走开的背影叫了一句:“阿镇,你去哪里?”她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软糯,阿镇阿 镇,她应该是南方人吧,舒宜打量着她。 
陆镇这时候开口了:“是因为他吗,赵承瑾?”
妈妈说:“不要管姐姐的事,囡囡,我们先去爷爷那里,你看爷爷在那边叫你呢,好不好?”妈妈怕孩子冲撞了舒宜,现在的年轻女孩大多不愿意别人来管自己的私事,忙引开孩子的注意力。
妈妈捂着小女孩的嘴说:“不要乱说,大姐姐只是累了,她很快就会好的。”
没过多久,静云看见舒宜跟着赵经理上了车,转眼便开走了。
没料到舒宜红着脸,低着头,半晌才说:“殷奶奶,我有件事儿要跟您说,我和夏桐……我们的事,您能帮我跟阿姨叔叔说一下吗,我怕让夏桐去又挨骂!” 
没想到,舒宜听了这话反而对胡奶奶一笑,说:“我早就不想活了,他打死我也好。”这一句话说得平静无波,没有怨恨也没有遗憾,仿佛她真的多么盼望着被打死似的,可是胡奶奶却听得心惊,是什么让一个八岁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想到舒宜的下一句就是:“夏桐,我们一起回去吧。”回北京或者回N市都行,她在 
没想到舒宜听了这句话,忽然哭起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到了什么,小小的手终于紧紧的攀在承瑾的胳膊上,渐渐越哭越厉害,直哭得声堵气噎。
没想到她刚挂断,承瑾就打过来了,响了很久她才接,承瑾也没问她为什么这么久才接,更加没问她为什么打了一半就又挂了,他仿佛只想让她听听他的呼吸,或者是自己需要听听她地呼吸,这样他才能按奈住自己不去想那些让自己害怕的事。透过这个电话,听见对方地呼吸 声,舒宜才知道原来承瑾虽然每天都在安慰她,但是他其实也这么害 怕,其实他这些天不比她更好过吧,但他却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还安慰着她。这时候舒宜才想起那天医院里承瑾的突然出现,心开始疼起来,她强忍着哽咽说:“承瑾,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没想到下楼来便看见了夏桐,想到她都到北京好几天了,可还没去看过夏桐的奶奶,微微有点歉意看着夏桐说:“你怎么来了?”
没想到这个男人却毫不理会他,他走上公共汽车,可是车厢里已经是空空如也,空荡荡的车厢里什么也没有,一如他从高空跌落谷底的心,他觉得这么的难以接受。退下来他焦急的问司机:“司机先生,你刚才看见一名高高的,大眼睛,皮肤白白的扎着马尾大约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下车没有?”
没有人比静云更了解舒宜,她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说:“这样也 好,让你死了这条心,这样夏桐也不算太吃亏。” 
没有人发现。
没有听见舒宜的声音,一会承瑾又说了:“那么你靠着我,我帮你挡着,风就吹不到你了。”
没走几步,她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忽然胃里涌动一下,想要吐,干呕了几声但是又吐不出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想起那张报纸上的人,她忽然觉得所有的过去都向她俯冲而来,一切一切,翻江倒海一样的往事,眼泪倏地全部涌将上来,她这才知道什么叫万箭穿心的滋味。
没走几步,她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忽然胃里涌动一下,想要吐,干呕了几声但是又吐不出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想起那张报纸上的人,她忽然觉得所有的过去都向她俯冲而来。一切一切,翻江倒海一样地往事。眼泪倏地全部涌将上来,她这才知道什么叫万箭穿心的滋味。 
每当这个时候,舒宜回头望的时候都会发现那个沉默的男人站在一定距离的地方注视着静云,舒宜看见他那样的目光,心里不禁一沉,有时候静云也会发现,但她也只是笑而不语。
每当这个时候,舒宜回头望的时候都会发现那个沉默的男人站在一定距离的地方注视着静云,舒宜看见他那样的目光,心里不禁一沉,有时候静云也会发现,但她也只是笑而不语。 
每天回到家里还要给承瑾打电话,她忽然变得那么憎恶自己,承瑾每每都耐心的倾听着,然后安慰着她千万不要着急。这些天她没再见过承瑾,每次她到露台上去看星星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往向门口,她不知道承瑾会不会在那里,但是这一回她克制着自己,决不允许自己踏出去半步。 
门口的保安看见他的车子,远远的给他行了个礼,等了很久却不见他的车子驶进去,保安走过来,本来小区的保安训练有素一般对这些业主的事不大关心,只是打算巡视一下就走,可走过来闻见深深的酒气他这才担忧的低头查看了车内的人。
门口的保安看见他的车子,远远的给他行了个礼,等了很久却不见他的车子驶进去。保安走过来,本来小区地保安训练有素一般对这些业主的事不大关心,只是打算巡视一下就走,可走过来闻见深深的酒气他这才担忧的低头查看了车内地人。
某一天胡奶奶找舒宜,问起承瑾:“承瑾,你有没有看见舒宜?”
哪怕是今天早晨,她把手藏在靠窗的一面曲起的双腿挡住了他的视线,既然昨天晚上他发现不了,那么她以后都不会让他发现。
哪怕是今天早晨。她把手藏在靠窗的一面曲起的双腿挡住了他的视线,既然昨天晚上他发现不了,那么她以后都不会让他发现。
那芭比娃娃是赵承瑾送给她的,她一直很喜欢,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