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遭虐待,是怎么离家出走辛苦赚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舒宜默默的走过去接过开水壶,转身往宿舍走。
舒宜哪里能知道,承瑾病好后第一次来韩家为的就是接她,但是她已经先走了,倒是碧岚赶上来自作多情的说:“承瑾哥哥,你是来接我的么?”承瑾当然不好拒绝,他载着碧岚却总是若有若无的在打探舒宜的事。
舒宜那微微带着点希望的眸子就这样平静下来,低头看着面前的被单也不看说话的人,问道:“静云,是你送我来的?”
舒宜难得叽叽咕咕了这么些话,她平时话不多,难得有这样琐碎的时候,承瑾看着她红扑扑的脸,亮晶晶的眼睛,心都要绞起来了,他强忍着喉咙深处那阵酸苦,从她身后抱住她说:“好,生个女长得像你,我们一起好好抚养她章大。” 
舒宜脑袋疼,没有看清楚电梯里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全身无力只好靠在墙壁上,没想到最后走出来的一个人是承瑾。舒宜晕晕沉沉的时候感到有人在注视着她,她睁开眼睛便看见了承瑾。
舒宜脑袋疼,没有看清楚电梯里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全身无力只好靠在墙壁上,没想到最后走出来的一个人是承瑾。舒宜晕晕沉沉的时候感到有人在注视着她,她睁开眼睛便看见了承瑾。 
舒宜讷讷的说:“嗯。”然后头偏过去了,再也不敢看承瑾,其实这个下午他们都知道,舒宜这次回北京是和夏桐结婚,他们心里都知 道,可是居然聊了一个下午谁都没有谈到这件事情上来。忽然顾经理这样说出来,他们都震了一下,心里仿佛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仿佛是惆怅,又仿佛是凄凉。舒宜在这个时候忽然莫名其妙的害怕起来,低下目光机械的回答着顾经理热情的疑问,显然顾经理光顾着舒宜和夏桐的婚事上,忽略了前面一个问题,他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既然不关心,那么就不要回答他,为什么她和赵经理会在这里。她知道承瑾一直在看着她,所以她把目光一直定格在机场的地板上,可等到那双目光渐渐移开去,舒宜又忍不住偷偷瞥了一眼承瑾,他正抬起头看别的地 方,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舒宜讷讷的说:“好,谢谢你!”
舒宜凝神细听:“……夏桐,其实奶奶,奶奶做梦都想看见你成 家,舒宜这孩子我也是心疼到骨子里去的……咳咳……咳……”随后响起一阵猛烈的咳嗽声,接着又是夏桐不悦的声音:“奶奶,我知道,我听见了都听见了,您急什么呀,这事又不是我能急来的!”
舒宜弄好咖啡端到自己的位置上却又喝不下去了,正在她要走的时候一个年轻小伙子抱着一束花朝舒宜走过来,舒宜心里一跳,一旁有同事眼尖,惊呼:“蓝色妖姬,啧啧!”
舒宜怕他看出异样忙低了头,说:“对不起!”
舒宜怕他去而复返,刚想打电话叫人来接她,她手机就响了,居然是承瑾的母亲,她接起来,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刚才如果手机在陈勇手里,那这个电话的后果不堪设想。她一边接电话一边有保安上来,她对他笑笑走了下去,舒宜回头的时候那保安正在那里修摄像头,原来那个房子顶上竟然有个摄像头。她走的时候还听见那个保安说:“也没坏 啊,怎么就没声音呢,真奇怪。” 
舒宜拼命忍着,拼命忍着,听到他这一句话终于爆发起来,嚎啕大哭,承瑾也难过,坐在她身边轻轻一拉,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直到靠在他的怀里她才抽抽噎噎的哭着说:“承瑾,我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 了。” 
舒宜凄凉坎坷的身世,是怎么流浪,是怎么遭虐待,是怎么离家出走辛苦赚钱生活,复读是怎么考上外贸大学的。特别是考上大学之后她也只是凭着拍点平面广告维持生活,大学的学费是贷款,可这次助学贷款又让夏桐给弄砸了,舒宜正想方设法弄钱呢,连街上发传单的事她都去干了。
舒宜其实并不是晕倒,只是方才头被重重的撞了一下,头上原本就有陈年的宿疾,这时候被夏桐一用强着急起来才有点大脑供血不足,躺下来的时候她开始悠悠醒转,缓慢的睁开眼睛面前的夏桐正是一脸着 急,可能也觉得头顶上温温热热痒的厉害,她也伸手去摸了一下,看见血的时候才怔住了。
舒宜奇怪地问:“你说什么?” 
舒宜起初到静云这个老家渔村来心里也是带了一点特意地,她从北京回到N市,下意识:_没有人能够找到她的地方去,那么就再也不要面对其他的一切。而静云在渔村的老家,甚至连陆镇应该都不知道在哪儿的,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夏桐竟然找到了。虽然舒宜深知这中间静云起的作用,但是她宁愿把这个当作一种命,她原以为再没有人能找到她的,可没想到最终还是夏桐找来了,那就这样吧。 
舒宜浅浅一笑,认真检查面前那堆翻译稿,不再说话。
舒宜歉疚对着她笑,这几天确实是她不好,因为静云回老家结婚不想让同事们知道,而舒宜也把手机留在了N市,这些人到哪里找得到她,恐怕夏桐那边不是静云放水。夏桐也找不到她。她对小谭这么关心她,她却这样消失掉感到歉意,舒宜最受不了的就是人家对她好,所以她 说:“我那时出去旅游了,一个很偏僻地地方,手机也没信号。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舒宜想了想,挽了挽脸庞地碎发加了一句:“对了。小谭,我要结婚了,和夏桐所以辞职去北京。” 
舒宜歉然的一笑。
舒宜强迫自己掉过头去,不看他的脸不看他的眼睛,她的声音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无情。她说:“赵先生,你该回去了我送你出去。” 
舒宜强笑着想要附和殷奶奶的话,她说:“嗯,是的。”但是她想着医生的那一番嘱托,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上涌,两只眼睛泪眼盈盈。
舒宜怯怯的目光看着伍丽珠,想要喊她,但是终究又被伍丽珠的脸色给吓回去了。 
舒宜轻轻的“嗯”了一声。电视继续在放,频道换来换去,不是太吵就是太弱智,最后两个人都不知道看的是哪个频道,而且都没有看进去。
舒宜轻轻的睁开眼,看着承瑾的眼睛都红了,她对他歉然的笑了一下,也很配合的起来了,其实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只是不想让他担心。走到客厅,她连走路都有点飘飘的,不稳,看见承瑾在冰箱里翻东西,她有气无力的说:“承瑾,给我做碗面条就行了。” 
舒宜轻轻笑着,承瑾看着她唇角的梨涡都浅浅的现出来了,他大概是从未见她这样开心的笑过,他的话忽然就不受控制起来,他脱口而出:“因为我喜欢你!”
舒宜轻轻一笑,不以为意。
舒宜求助的回头看着承瑾,承瑾也看着她,眼睛里仿佛在说:“你就住一晚,明天早晨就回去了,没有关系。”
舒宜却浑然没有觉得自己这一举动造成了饭桌上微微一滞的气氛。
舒宜却睡得好好的,她抱着他的手,唇轻轻的触着他的胸口,呼吸平稳而祥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