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身后,一起下电梯,一起走出医院的大门,他们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舒宜抹了一下额头上地冷汗,走了进去。 
舒宜莫名其妙,跟着碧岚陆续走出教室。
舒宜莫名其妙的回了寝室,已经是12月份的天气了,外贸学院都下过好几场大雪,她一边哈着手,一边想事情。
舒宜默不作声,夏桐又惊慌的叫起来:“舒宜,舒宜,你怎么了,你在干什么,你生气了吗?” 
。 
舒宜却越找越乱,她真的不是有心的,到最后找得额头上又冒汗 了,可是身份证她还是没找到,一个抬头不小心撞到头顶上一个摆设,一个雕塑,可是却甚是沉重,打在舒宜头上,她感觉到钻心的疼,但还没等她来得及去收拾,身后的门一脚被人踹开了,夏桐黑着脸走进来返身又是一脚把门踹关上,门“砰”的两声巨响,震得窗子发出“嗡嗡”的振动声。 
舒宜确实没走多远,她想刚才一直沿着海滨路走才被韩肃明这样轻易的找到,于是她选择了一条小路,但是终究没走多远,躲在一个茅草屋里。
舒宜忍了忍,咬着牙看了看自己的脚:“没有关系,应该是扭到了韧带,不用去医院,过两天就好了。”这样的伤她小时候经常有,虽然痛,但养成了不当一回事的习惯,过两天自然就好了。
舒宜仍旧是一脸的疑问,他说:“其实那是你在N市医院检查的全身报告,你还记不记得那次你在街上晕倒进了医院,后来你急着出院连检查报告都没拿,当时检查报告是我签的字,医院里后来偶通知了我去 拿。就是那分,你也见到过。但是后来医生和我说,和我说……”承瑾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对着她的眼睛那样艰难,然而他还是断断续续地把话说完,“医生说你这样的体质根本不可能怀孕。他当时说你再也生不了孩子了,晚上你做饭的时候我再给那个医生打了个电话。他还是说不可能,所以我想……我想……我们是不是再检查一下看看。”说着说着他再也说不下去。 
舒宜仍是默默的跟在承瑾身后,一起下电梯,一起走出医院的大门,他们中间仿佛都弥漫着一种什么气氛,悲伤滞重,但是他们都知道,却没有人有力气再去管,那就继续走吧。
舒宜仍是一脸的茫然,眼睛里没有了平时的生疏,只是一片迷茫。看着她这个样子承瑾心里更内疚了,想到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晕倒在街头他却不知道,他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接着又问:“你现在饿吗,医生说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想要吃什么我帮你去买。”
舒宜稍稍一整理神色,她微笑着谢绝:“我不去了,你送我回家吧,我还好多工作没做完呢!”
舒宜深深的看着他说:“不会的,你放心,我决不会跟那些人 走。” 
舒宜神色一变,忙说:“啊,我没看什么,走吧。”
舒宜实现没有通知静云,从公司回到家,静云听见客厅里有响动的时候还以为是有小偷,她从房间里拿起一个电吹风走出来,大厅里灯火通明,她看见舒宜的行李放在客厅中央SJTXT小说下载-整理-提供下载这才舒了一口气:“舒宜,原来是你呀,吓死我了!”
舒宜是偶一个回头注意到夏桐一脸地傻笑,她没好气的问:“你笑什么,走,走走,赶紧去看电视去。”虽然是这样说着,可是脸却悄悄的红了,夏桐不说话,低着头笑了一下,然后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舒宜红着的脸,笑得更开心了。 
舒宜是烧得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唯一深刻在脑海里的就是这大半年在韩家所受的屈辱,以及此刻身上火辣辣的伤口在痛。
舒宜是万万想不到第二天承瑾还会来找她,这一次终于是他一个人了,他站在她的面前:“舒宜,今天是中秋节,我爸让我来接你回去一起吃饭。”
舒宜是真的不愿意去相信。但是她忽然又想起陈勇,她根本就不应该相信陈勇而她也压根没打算相信他,所以她才录了音,不然他一定会没完没了的勒索下去。这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更令她难过的是承瑾冰冷地表情,其实她怕陈勇把照片传出去倒从来没有担心过承瑾会对她有什么动摇,他们之间风风雨雨十六年都过来了,她只是害怕这会影响到承瑾的前途,影响到他的名誉,所以才会投鼠忌器被陈勇所要抰,然而现在却要她去相信那最不堪的一幕,她仿佛咽下了一肚子的苦水,心里苦涩难当。承瑾你是这样对我的吗?
舒宜手中那本康熙大字典“砰”的一声掉下去,字典笨重,掉在地上的声音在这深夜听起来格外的响,就好像听见什么东西轰然坍塌地声音。
舒宜双手环保着自己靠着车厢的那头,看着他不停的摇头,眼睛里满是心碎和绝望,她的声音也满是心碎绝望:“不,不行,承瑾,没有以后,没有以后,你知不知道没有以后,人生没有希望,舒宜的人生没有希望……”
舒宜双手环保着自己靠着车厢的那头,看着他不停的摇头,眼睛里满是心碎和绝望,她地声音也满是心碎绝望:“不,不行,承瑾,没有以后,没有以后,你知不知道没有以后,人生没有希望,舒宜的人生没有希望……” 
舒宜说:“阿姨,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舒宜说:“别的什么你说是韩家的,说是你的那都可以,但是这本书却不行,那上面有我的名字,你可以翻开看看!”那本书正是后来承瑾寄给她的。
舒宜说:“不用,我就一个人出去走走。” 
舒宜说:“不用不用。夏桐那个性子,我怕你去说会越说越坏。”
舒宜说:“不用了,我也快好了,马上就来了。” 
舒宜说:“不知道。”
舒宜说:“还有我的手机也还给我。” 
舒宜说:“你别这么说。” 
舒宜说:“我没有,你放开我,我要下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