们带客人去那儿玩高尔夫球。

时间:2019-09-07 作者:admin 热度:
 
  这事发生在原冈计划着和佑希去郊外旅行的四天前,因此原冈想会不会妻子也和自己一样,在同一时间策划着同一件事情呢?想到这里,原冈不禁直盯着妻子的脸看。
  这是第一次和佑希一起过圣诞节。虽然已经和美佳子有了那种关系,但是原冈不想马上就和佑希分手。因为今后和美佳子到底怎么样还说不准呢。两个人离得那么远,就像电视剧里描写的恋人那样,总有一种要分手的预感。那种突如其来的纯粹的恋情会长久延续下去吗?最近,原冈感到在和美佳子的这段恋情中,似乎掺杂着一种年轻女孩梦幻般的纯情,总显得不那么牢靠。
  这是个普普通通的地方车站,检票口设在候车大楼的二楼。车上的乘客大多在这儿下车,所以楼梯变得相当拥挤。可能是星期六的缘故,返乡的人特别多,都是拖家带口的,还能看见几个跑业务的公司职员。
  这是恋爱开始的信号。
  这是年轻女人惯用的伎俩。原冈心里十分清楚,所以才会摆出一副架势,像是千方百计地要带她去意大利似的。即使去不了,也要造出一个不能去的理由。
  这是一部以田园风光为背景,描写父子情深的影片,原冈虽然觉得内容贫乏无味,但嘴
  这是一对铂金钻石耳环,大小也是现在最流行的。美佳子一打开包装盒,就高兴地叫了起来:
  这下,原冈重重地点着头说:“说得真对啊。”
  这些话,原冈记得好像是听典子讲过好多次的。还在谈恋爱的时候,每当说到自己的工作和正在做的项目,她就兴致勃勃。她曾自信地说,现在她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客户,但还想把作家也网罗于其中。那些有名望的海外作家早就有了自己的代理人或者出版社了,不过她相信还是有可能找到没有名气却很有才华的人的。在恋爱时期,原冈把典子所说的一字一句都铭记在心,为了取悦对方,他总在一旁微笑着点头称是。
  这些事情,原冈是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他很明白,如果说出来的话,自己就会失去堂堂大丈夫的形象,变成一个俗不可耐的糟老头。抛弃了前妻才换来的这个家庭就这么被随便糟蹋,这让原冈难以忍受。他朦胧地意识到,自从他和典子结婚以来,这个家庭点点滴滴的细节,似乎都有许多旁观者在注视着。
  这一带情人旅馆也特别多。原冈看到白色城堡般的建筑鳞次栉比地在道路两边左右排开,不禁想要逗弄美佳子一番。
  这一两年,六本木也摸样大变,满街都是红红绿绿的霓虹灯和散发传单的外国女人。都说六本木变得俗气起来,和歌舞伎町差不多了,但原冈对六本木的印象仍然根深蒂固,因为他从年轻时起就一直认为六本木是块供有钱男人高消费的地方。现在要去的那个酒吧,就是当时他经常光顾的地方,但谁都看得出来他这是死要面子。不知什么原因,酒吧的老板兼调酒师却给了他很多的照顾,常常只收他学生价的酒钱,末了还添一句:“喝完这杯快快回家吧。”
  这一天,原冈和部长一起去了山梨。台湾的一家大公司的社长来日本,他提出了几个希望,说是想泡温泉和看富士山,因此,公司决定安排他打半天高尔夫球,再到石和温泉住一晚。就在石和温泉的附近有一家和公司有业务关系的高尔夫球场,那里的经营每况愈下,是一家面临倒闭的球场。 因为时常有打折,所以这次公司也指示原冈他们带客人去那儿玩高尔夫球。
  这以后,原冈又与佑希做过四次,每次他都感到非常满足。原冈认为她一定有过和年纪大的男人交往的经验。这是因为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她没有表露出来的骚情媚态和床上技巧,都在后来的几次做爱中逐渐显山露水了。
  这张纸交到原冈手里,他不用看上面的内容就立刻知道这是自己写给佑希的电子邮件。虽然他表面上故作镇静,但手还是禁不住地颤抖起来。
  这种感觉就好比一个人在天上的云里悠闲自得地漫游,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心中肯定会顿生郁闷。美佳子时不时地就要试探一下原冈,这种深深的疑虑反倒显出她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姑娘。原冈对此并不反感,只是最近美佳子提出的问题变得越来越怪了。
  这种回答明显遭到了非议,公司里的那些女职员听了很生气,觉得分明是冲着她们这些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说的。
  这种看似平平常常的夫妻对话,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转眼间竟过了三年的岁月。
  这种事情是最难对付的。原冈甚至想,由于主持人把话说得模棱两可,当时自己对此又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旁人会不会觉得是自己有难言之隐呢?
  这种说话的口气,倒像是家中的老人。佑希应了一声,随即推开了浴室的门。
  这自然是在撒谎。就在不久前,他还和佑希到街边的情人旅馆去过好多次呢。和典子谈恋爱的时候,两人不是去典子的公寓,就是去城市酒店享受鱼水之欢。那个时候倒是没有去过情人旅馆。和佑希的交往完全是为了维系一种肉体关系,因此去情人旅馆这种纯粹供人消遣的地方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可美佳子和佑希不能相提并论。看着城堡般的建筑和色彩缤纷的霓虹灯,原冈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欲望:哪怕就只有一次,也非得把身边这个可爱的姑娘带到那里去不可。
  真不敢相信您会这么想我。上次打电话的时候,觉得您很不耐烦,我感到非常失落。
  真不好意思,啰啰唆唆地写了那么多无聊的东西。希望能和您再次见面。
  真的可以吗?太高兴了。
  真的能有那样幸福的生活吗?自己根本不想跟美佳子结婚,也不愿再和典子继续过那种索然无味的生活。
  真是非常感谢您。圣诞节前夜,原冈先生在哪儿呢?一定是和家人一起愉快地过节吧?这些日子,我想您一定是把我给忘了。正难过的时候,收到了您送的玫瑰花,真是太高兴了。玫瑰就像是在梦中见到的那样,淡雅的乳白色简直太美了。这种玫瑰花叫什么名字呢?我得去查一下图鉴了。
  真是个可爱的姑娘啊。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一言以蔽之,原冈还是想巧妙地把这个女人玩弄于自己的股掌之间。
  真是受不了了。这难道还是个家吗?
  真要深究的话,原冈的确没有那份闲暇。他自己的事情还千头万绪理不清呢。
  整天过着这样的生活,两人自然少不了矛盾。典子曾经提议两人各出一半钱,请个家政女工。当然不是每天来,只要每周来两次打扫一下就可以了。典子说,周围的双职工夫妻大部分都委托家政公司请了钟点工,自己家里请一个不也挺好吗?
  正当来宾酒足饭饱,会场唧唧喳喳乱作一团时,主持人又拿起了话筒,说道:“各位酒兴正浓,在此冒昧打搅。现在请几位亲朋好友上台祝词。”
  正式职员和临时工在吃饭的时候,即便去同一个食堂,也不会同桌吃饭,而是自顾自地分开入座。下班的时候两拨人更是各自结伴回家,互不相干。原冈和佑希的事情对那些正式的女职员们来说,无疑是茶余饭后绝妙的谈资。
  正因为如此,原冈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妥善地处理好和美佳子的事情。
  正在原冈思绪万千的时候,接线员接通了浅沼房间的电话,他听到了电话铃响的声音。不一会儿,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喂喂。”声音听起来没有不愉快的样子,是一种非常普通的嗓音,说话的口气略带意外的意思。在原冈的想像中,作为一个充满锐气的评论家,他的声音应该更加有个性。
  正在这时,门轻轻地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位中年妇女。原冈见她系着围裙,猜想她可能是大楼里的管理员。果然没错。
  只见典子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她缓缓地点着头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