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信仰,正是因为这个?”医生问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谁?” 
  “谁啊?” 
  “谁的手?” 
  “谁也没有说是容易呀,”医生答道。”但我敢保证:如果你不愿同他们了解和接触,你的康复将十分困难。” 
  “谁知道?”瓦妮莎问道。 
  “睡衣、露指手套、红围巾、文件夹,”西碧尔随声重复着,沉溺于回忆之中。 
  “说说你的感受吧,马西娅。”医生建议道。 
  “说下去。” 
  “说下去。问题在哪儿,告诉威尔伯医生。” 
  “私人理由是什么呢?”医生平静地问道。 
  “苏西·安妮推的手车里的婴儿是谁呀?” 
  “所以,她怕谈宗教信仰,正是因为这个?”医生问道。 
  “所以你瞧,”玛丽自顾自说下去,不听医生的话,“你不能永远相信诗人,我无论谁都不信任。” 
  “他会听见的。”她父亲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会听见的。”她母亲学他的腔调。“他根本听不见。他是聋子,聋子。这你知道。” 
  “他会问西碧尔:‘你的胳膊怎么回事?’或‘你的腿是怎么回事?’”维基答道,“然后只是耸了耸肩膀就走出去了。” 
  “他没有这么说。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转身走了。我们看见那件白大褂向门口移去,渐渐隐没。就这样,救星又一次消失了。” 
  “他们出去巡夜了,”电话里回答道。 
  “他们的名字叫什么?” 
  “他们对我是不会得手的,因为我不怕他们,而且我不相信你说的情况。我认为……” 
  “他们是去年夏天搬去的。”丹尼答道。 
  “他们为我担心,”西碧尔接着道:“每个人都为我担心——我的朋友,我们的牧师,每一个人。我在为牧师的学术演说搞些图画说明。他在讲,我在画他所讲的野兽。画得真生动。我当时吊在舞台上方十英尺高的脚手架上。我一般用粉笔在厚画纸上画出牧师所讲的东西。他使我忙碌不堪。他……” 
  “他们笑呀,哭呀,”玛乔里报告医生,“我常常听到她们头靠着头,在我身边咕哝。唧唧喳喳的,从我到这里来,就叽咕个没完。” 
  “他喜欢我们给他按链扣。我们肯定他每次都愿意让我们这样做,我们等他说:‘是的,我要一个小女孩。’ 
  “他追得够紧的,”医生微笑道。 
  “它的形状象爱斯基摩人圆顶的茅屋,”玛丽答道。 
  “她摆脱抑郁后,便坐上西碧尔的雪撬,猛滑下山,这是不是真的?” 
  “她病了,”维基答道。 
  “她打电话找我,”医生推心置腹地说。 
  “她跟你一般大,能帮你忙,”医生解释道。 
  “她就在这房间里,”海伦尖叫起来,哆嗦得更加利害。“就在窗帘后面。” 
  “她俩都想改变事物,”维基总结道,“而她俩想要改变的对象,差不多总是西碧尔。” 
  “她们的行为迄今为止还无妨,”维基告诉威尔伯医生,“但她们炫耀自己新获得的自由。这样离其余的人愈来愈远,将来再捏合③起来就更加困难了。” 
  “她们没有告诉你吗?维基呢?西碧尔呢?佩吉·卢呢?” 
  “她们是否也共有一个躯体呢?” 
  “她们在一起办事,这两个人,佩吉·卢和佩吉·安。” 
  “她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