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其乐融融,”电话里说道,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她什么也没有说,”西碧尔答道。 
  “她什么也没有说。”她母亲回答。 
  “她始终在回忆往事,”克拉拉告诉医生,“她始终以为她母亲还会伤她。”克拉拉停了停又补充道:“我幸亏没有过母亲。” 
  “她是班上最伶俐的孩子,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学生之一,”那位七年级老师说,“让她辍学简直是犯罪。” 
  “她是一个天才,弗里达,一个才华横溢的姑娘,”他深信不疑地说,“别的方面怎么样都无所谓。” 
  “她说她父亲的名字是威德拉·多塞特,”穿灰衣的男人说。“这里有问题。” 
 
  “威尔伯大夫走了,把我们留下没有人管啦。” 
  “威尔伯医生,我现在在这家有彩灯的酒吧,每个人都其乐融融,”电话里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来杯啤酒?” 
  “威尔伯医生并不是真地关心你,”她母亲反复警告道:“她现在教了你一件事。当她能利用你的时候,她还会教你另外一些不同的事哩。你要记住,小姐,如果你告诉她你不爱自己的亲生母亲,她就会冲着你来了。” 
  “威尔伯医生关心。她问你心里有些什么事。” 
  “威尔伯医生就在这儿。” 
  “威尔伯医生走啦,”佩吉愁闷地回答。 
  “威拉德·多塞特,”她骄傲地回答。 
  “为什么,克拉拉?”医生问她,想知道这位新来的人对西碧尔究竟了解多少。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怕呢?” 
  “为什么你现在不想反抗?”医生惊愕道。 
  “为什么跑掉?”威尔伯医生问道。 
  “为什么我不能涂呢?”她曾问他,“我涂得不对么?” 
  “为我?”克拉拉惊愕地耸起双肩。“大夫,我不明白有什么联系。” 
  “维多利亚,你属于我,我属于你,”这位始终未说自己姓名的金发女郎说道,“我们不象别人,不是在精神创伤的摇篮里长大的,而是在西碧尔的愿望中成长的。你和我都是金发,在我们十六个人中只有你我是这样,据我所知,在西碧尔母系家属中有许多是金发的。她的母亲赞美这种发色。我们俩是金发女郎,因为西碧尔希望自己是金发女郎。” 
  “维基,”大夫说道。“我想更多地了解你的情况。” 
  “维基,”威尔伯医生告诉她这位朋友,“如果我不设法解除南希和克拉拉的忧虑,那将是错误的,是不是?而我的意图正是要这样做。如果南希允许我再谈一会儿,我想我能够解决一两个问题。” 
  “维基,”医生寸步下让,“你刚才说起我们的蓝色蝉翼纱衣服。除此以外,你和其他几位所共有的是什么呢?” 
  “维基,”医生答道,“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我们以诚相见吧。” 
  “维基,”医生就在西碧尔听佩吉·卢和佩吉·安录音的那个星期对维基恳谈,“我对西碧尔谈到你和其余的人。但是,结果一切未变。我无法让西碧尔接受你们存在的事实。我无法让她记忆你们所经历的事。” 
  “维基,”医生旁触侧击地问道,”你是否也分担这些恐惧,哪怕是其中某一个恐惧?” 
  “维基,”医生问道,“难道多塞特先生从来没有看到多塞特夫人对西碧尔所施加的暴行么?” 
  “维基,”医生召唤道。 
  “维基,你好象在西碧尔和佩吉完全不沾边的事物上颇有作为。” 
  “维基,你考虑好了吗?”医生问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