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是的,”这是权威性的答复。“我们知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维基吗?请说吧,”医生很熟悉这个嗓音。 
  “维基是想帮助你,”医生抗议道。 
  “伟人的生命提醒我们, 
  “喂,海蒂,”费告诫她,“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她不是故意的。” 
  “喂,玛丽,”医生说得又慢又清楚,“你知道西碧尔、维基和佩吉·卢已经来了九个月左右。你真以为他们在这儿说的做的都是罪恶?” 
  “喂,南希……”医生想用另一种观点来改变她的情绪。 
  “喂,南希……”医生又叫她。 
  “喂,维基,”医生坚定不移,“时间还没有到,我要你好好听一听我现在要对你讲的话。” “我们的讨论已取得合乎逻辑的结论,还有什么要说的呢?” 
  “问题,问题,问题,”维基打断了医生的话。“我也想问个问题哩,你为什么非得问这些问题不可呢?” 
  “喔,”医生说,“我还有其余几位化身的录音,我们明天开始听,好吗?” 
  “喔,你不必勉强,”医生说。“你顾虑什么呢?” 
  “喔,佩吉·卢去过许多地方,”维基看了看表。“谈到去什么地方,我看我自己马上就得去什么地方了。我要到大都会博物馆会见玛丽安。” 
  “喔,是的,”维基答道:“可是西碧尔画得比我强。我的长处是善于接近群众。我喜欢他们,知道如何与他们相处。我不害怕他们,因为我的父母总是对我特别好。我喜欢同人们交谈。我尤其喜欢那些以音乐、艺术和书籍为谈话题材的人们。恐怕我对他们的友谊大多从这种共同的兴趣中产生的,我喜欢读小说。对了,你读过《龟与兔》吗?” 
  “喔,是的,”医生答道。“一旦那化身耗尽了当时激发她现身的那些感情,她就没有任何理由动作下去。去费城是佩吉·卢在今日耗尽你和她在过去抑制的感情的一种方式。她随心所欲地生活了五天,耗尽了在化学实验室中觉醒了的愤怒和敌意。当你无法驾驭这类感情时,佩吉·卢就替你来驾驭。” 
  “喔,是的,”这是权威性的答复。“我们知道还有许多别人。我刚才告诉你我对每个人都一清二楚,就是这个意思。” 
  “喔,是的,她们会来的。”维基答应。“我也要来的。我来这儿是为了帮助你掌握那使你困惑的事物的底细。” 
  “喔,他们什么都不让我做。痛,痛极了。”佩吉在啜泣。“人们并不关心这些。” 
  “喔,她情况怎样?” 
  “喔,我的确幸运,”维基断言道。“父母不好,可糟糕,糟糕透啦。” 
  “喔,有的,”西碧尔垂下眼帘。“我这一辈子都曾有人告诉我某件事情是我干的,而我明明知道我不曾干过那事。我只好随它去,我还能怎么办?” 
  “喔?” 
  “我,”佩吉·卢回答。 
  “我?”西碧尔问道。 
  “我爱你,西碧尔。” 
  “我办不到,”佩吉尖声叫起来。她从长沙发上站起身子,象一头落入陷阱的野兽那样挪着脚步。 
  “我本想使她放心,让她明白在自己处于神游状态时仍然在活动和运转。” 
  “我比窗户更为重要?”语调透着不信任。 
  “我不得不这样。我不得不这样。”海蒂咕哝着。“她不慌不忙地把女儿放在厨房里的桌上。“你别动。”这位母亲命令孩子。 
  “我不懂西班牙语,”西碧尔说着,拿起信来。“呀,信中的画比字还要多啊。”她高兴地看着,说道:“就跟我六岁时一样。” 
  “我不怪吗?”西碧尔突然道。 
  “我不会离开你,”医生答应。 
  “我不明白,你是要我分裂吧,”西碧尔尖刻地说。“如果我不分裂,你就见不到你宠爱的维基和另外几个人了。” 
  “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的,”南希抗辩道,“母亲可以葬在堪萨斯城,而我心里照样爆炸。此外,还有其他许多种爆炸,我都能叫得出名字来。我不明白你怎样能够防止其发生。你不能保证煤气总管或煤气炉不爆炸吧。” 
  “我不能,”她又说了一句。 
  “我不能多呆,”那女人说道:“我约好去做头发,时间已经晚了。路上经过这里,我想在这儿停一停,把这个给你。你帮了我那么多忙,西碧尔,我要送给你。” 
  “我不是。” 
  “我不是西碧尔·多塞特,”佩吉冷静地回答。 
  “我不说!我不说!”佩吉一再重复这句话。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