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答道。“不过,我要请你不要再这么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习个没完,”佩吉·卢担心地说。 
  “我不愿你走,”特迪走过去,把手放上玛丽的肩头,“我要你在这儿住着。” 
  “我不知道,”玛丽深思着,“我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锡德答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玛丽啜泣道。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西碧尔的嗓音嘶哑。 
  “我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对西碧尔说,“我得跟韦伯牧师商量一下。” 
  “我不知道你今天怎么回事,”她母亲说道:“好象换了个人似的。”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她们’指的是谁,”医生非要问个明白不可。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事,”他说,“但我想必做错了一些事。我是想做一个好爸爸的。” 
  “我不知道用我的名义干了什么事,”西碧尔脱口而出,“也许犯伤害罪,谋杀罪。” 
  “我不知道有多少次,”医生答道。“不过,我要请你不要再这么做,这么做,一点好处都没有。为什么要从头来?为什么不从现在的地方起步?” 
  “我操持家务,”玛丽答迫,“但这事做来不易呀。” 
  “我出不去。”这是一个受到伤害而不知所措的孩子的哀诉。“我必须从这儿出去。” 
  “我从家里来看你。” 
  “我从来不觉得西碧尔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玛丽象在说真心话。 
  “我从门口出不去,我从来没有出得去,从来没有。” 
  “我从你身上还能看出小女孩的影子,”拉蒙说。是的,西碧尔想道,那个小女孩,那些小女孩还在,只是早已过了童年时代。 
  “我从未想过爱情是蓝色的,”拉蒙答道。 
  “我搭乘地铁,来到一家我喜欢的百货公司,买了一套带着大胆的条纹的睡衣,真是妙不可言。佩吉·安与我同行。” 
  “我待人接物时就这种样子么?”西碧尔惊愕地问道。 
  “我当然喜欢你,”她慢吞吞地回答。 
  “我倒不担心,”医生说,“依我看来,你表现得不错嘛。现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到纽约来自寻烦恼来啦,”西碧尔忿恨地说。“他们把心理分析也接管过去了。他们跟你交朋友。他们出去旅行,结交我想认识的人。而我却被排除在外。” 
  “我的哈维兰瓷盘跟妈妈的完全一样,”海蒂答非所问,“妈妈的哈维兰瓷盘将归我所有,因为它们跟我的很配称。我真爱它们的式样。” 
  “我的朋友雷切尔跟我一起坐在顶棚上,”西碧尔滔滔不绝。“还有另外几个孩子。汤米说:‘我们一起往下跳进牲口棚吧。’我们跳了。有个孩子碰到了现金收入记录机,那儿正好有一支枪,就走火了。我走回去一看,汤米躺在那儿,死了,一颗子弹打穿了心脏。别的孩子全跑了。只有雷切尔和我没有跑。她去找奎诺奈斯医生。我跟汤米留在那里。奎诺奈斯医生来了,叫我们回家。我们没有走。我们帮助他挪开枪,用毯子把汤米盖好。汤米只有十岁。” 
  “我的确没有讲过,”西碧尔说,“因为我从来没有觉得有这样的把握。” 
  “我的身体跟爸爸和爷爷一样,”迈克抗争道。“我只要愿意,就可以使一个姑娘生娃娃。我跟你讲过几次,说我如果使劲挤,就可以把它挤出来。” 
  “我的手提包怎么掉到地板上去了?”西碧尔嘟哝道。她俯身向前,耐心地拣着从手提包里散落的东西。“是我干的,是吧?”她又指向窗户。“我来赔,我赔,我赔。”最后,她耳语般轻声问道:“信呢?” 
  “我的腿不软,我想徒步旅行,”回答出人意料。“跟着西碧尔,谁也无法做到。” 
  “我的钻头能够办到,”医生很有信心,“只要一个条件。” 
  “我对于宗教的知识比她们要多,”克拉拉·多塞特说道。“我曾经同鲁西一起呆在沙箱里玩,同西碧尔等人一起在教会学校上学。对我来说,宗教就象对玛丽一样重要,依我看,比对玛丽还更重要。我毫无保留地相信上帝,相信上帝在圣经中的启示,相信上帝的对立面撒旦这个魔鬼的存。” 
  “我对这中西部的冬天早已习以为常,与那冬天相比,这秋天的气候简直是儿戏,”维基答道。 
  “我对自己的画持保留态度,”维基大声说,“因为我知道不少画家都比我画得好。”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